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格子原创】一个人的好天气  

2011-07-31 22:39:32|  分类: 颜料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格子原创】一个人的好天气 - 小小韩姑娘 - Honey
 

早上睡到自然醒,十点钟开机。

朋友杏子的短信,你什么时候来我这里?

记起,昨天约好碰面,顺便拿一点我存放在她那儿的东西。自然要洗脸刷牙,烧开水,早上起来要先喝一杯白开水才好。

水开了。

回杏子的短信,先喝杯水就来。

现在俨然成了一个pc控,开电脑,然后完成昨晚未完成的电子杂志工作,用zinemaker做了另外一本。

杏子催。

出门已经12点半,在门口检查了钥匙、雨伞、礼物、笔、本子,顺手拿了桌子上那本《一个人的好天气》,是一个叫青山七惠的日本作家写的,据扉页的介绍,这个作家是日本新锐作家,获过川端康成文学奖之类,我,听过他?怎么可能?!

嘿嘿,坐上24路从重庆南路复兴中路车站出发,车上的空调开得很舒服,太阳今天也周末,没有出来玩。我看到春37页的时候,听到报站名是西康路康定路,合起书,等待下车,在西康路长寿路下车,有点热,看到路上人们都没有撑伞,我也撤了伞放包里,但是尤其是这种没有太阳的天气,紫外线是最厉害的。105每次都是让人欲说还休,已经过了3辆13路了,还没有见到105的踪影。看到63路,忽然怀念起在学校的69路风华园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能坐一回了。可能是我这个时间出来,105上人也寥寥,这正中了我的下怀,一直看到夏结束,看知寿和吟子的相处,我觉得日本作家一向总喜欢毫不避讳的写ml,日子也叙述的很自然,就像读小品,不像我们国家的很多新锐作家,都是写的辞采华丽、用语惊人,似乎有一种非拼了老命也要让读者看到我比你们强之类的情绪,日本作家的小说,都是以一种近乎流水账的日记手法来写,有事,偶然也会语出惊人,但不必中国作家的突兀与做作。比如看到"厨房炉早上,开水自然烧,无人理睬好悲伤。"这样的句子,或者说形容一种不怎么悲伤却有些特别的心情像结束了期末考试之后,回家去的心情。让我有兴致看着这个飞特族的生活,爱情或者与一个独居的老人相处的故事,很容易把自己换位到知寿身上。车子到了铜川路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到真光路站的时候,看到别人下车,路上的水已经有10厘米,雨一直下。

撑了阳伞,我冲了下去。

裙子马上就湿了一半。

等到了杏子那,她做了凉皮,盐放多了,好久没有吃凉皮,感觉很幸福。

和她聊了会儿,我的工作,我的同屋室友,没有什么兴致,听她说大学时候室友不说话的都有,满是嘲讽的语气,我就兴趣索然了。

我说,有事要走。

不到4点,她送我出门,听她说另外一个朋友说自己的工作遮遮掩掩,她说,我又不会抢你的饭碗,何必遮掩呢?全是揶揄。

我笑且冷笑。

坐上车子,我挑了一个有凸起来的两人座位,我坐一个,我的包坐一个。记起,曾经有一位音乐家,在飞机上,买了两个座位,自己坐一个,琴坐一个。就觉得有趣。

回到卢湾区的时候,乌云已经遮天蔽日,路两旁早已灯火辉煌,如果没有看时间,让人以为是华灯初上,夜色温婉了,其实,下去4点22.我一路奔忙,一路听雷声轰隆隆好吓人。加上我穿了拖鞋,鞋子声噼里啪啦响,还有我的呼吸声,让我有种赶火车的错觉。到家,刚开了门,就听门外如千军万马。

庆幸呀!

放好东西,去浴室。

换了干净的睡衣,烧了开水,在杯子里放了红糖、生姜,还有上次买的立顿红茶,开了床头的那盏路灯颜色的小灯,我拿了王祖芬的《各国童话》看,水开了,倒了水,听外面你追我赶的雨声,我蜷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偶尔啜饮一杯姜水,真是惬意。

6点了,同屋下班回来。

雨住了。

我骑了自行车,去振鼎记。

看到十字路口的交警,想到今天上海音乐剧院有演出,这里自然要增加警力,就觉得自己依然还在上海坚守,是一件幸福的事。

下完雨,很舒服,天气很凉。

又有新鲜空气。

我想吃点甜点。

但是,想到曾经传授给我这个秘诀的朋友已经远去,心里就又悲伤起来。

到复兴中路陕西南路的时候,到处都是黄牛,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去看音乐会是一场遗憾,但是看着表演前的人群,自己还是喜欢清静。

去爱丽舍面包店,没有之前的杏仁甜点,看到法式葡萄蛋挞,切成和披萨一样的三角形。旁边是巧克力蛋挞,我选A。

没有原路返回,顺着南昌路走去。

南昌路,到底比今晚的复兴中路安静多了,只有路上排列整齐的车子,和守望着人群的小店。上海很多街道都是这样,动中取静,这条街道还是熙熙攘攘,临近的一个拐弯就少了车马喧,真是奇妙的城市啊。

甜点,味道一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它们的启蒙者的缘故?

屋子里,依然温度高高。

拿了钥匙、手机,去新天地时尚。

顺着电梯,居然一直出门,走到石库门房子那里,看到一个高跟鞋的大门,是型购嘉年华,走到中心喷泉那里,外面坐满了人,只是桌子上的灯就让人不能不觉得这里海派十足。蜡烛放在红色的烛台里,不知道老外是否知道洞房花烛夜这样的句子,还有路灯一样的罩子,汽灯一样的罩子,透明的圆形罩子,各式各样的蜡烛,只是那小小的火苗都显得不同一般了,情调,这里几乎已经不是中国的领地,难道历史又回到了租借时期?

新天地总是让人难舍难分。

我顺着一条里弄一条里弄穿行。

酒吧,林立。

只那些牌子,都让人眼花缭乱。

从新天地出来,我顺着马当路走,看到昨天看到大大的led屏,像水波一样,不断变换的香港广场大厦。一路走,到了淡水路,才到了我熟悉的地盘,向前,边看自忠路的路标,看到复兴中路的时候,很高兴,路没有走错哦。

路上,时不时有微风吹过来,这个周末,真是没有想到的美好。

尽管天降大雨,完全不影响我一个人的好天气。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