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格子原创】变形记  

2010-06-06 09:49:34|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宿舍,我睡了会儿,当我睁开眼睛,我似乎触摸到毛茸茸的东西,就像毛绒娃娃的感觉,我坐起来,忽然大叫一声,因为我发现我的身子变成了一只大熊猫,我赶紧去洗手间,发现镜子里自己,我左右看了看,像美国海岸的飓风一样窜回了床上,我把帘子都来地严严实实的,方块鱼回来了,我听见了她打电话的声音,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我把被子紧密密地蒙住全身,我觉得我在做梦,或者我看见了幻觉,可是真的很热,热烘烘地热啊。

可是我害怕见到别人,自卑,我在大脑中搜寻了好久好久才想起了这个词。可是我觉得只是恐惧,可是我想要睡醒,赶紧睡着才好,可是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我想着种种日子都在变化,心里就不寒而栗。

睡觉,睡觉,我一边一边的重复我学过的那个自我催眠法,可是我还是睁着眼睛。

黑夜来了,黑夜来了,我对自己说,洗手间,我把帘子拉开一点小缝,大家都睡着了,我下到第二层的时候,忽然我发现一点声音,我忽然紧张起来,我转过身,超四周望望,只是一点小声音,我没有注意到我忽然变得这么仔细起来,不,敏感。

我小心翼翼地从洗手间爬到床上,我发现我额前的毛全都湿透了,我忽然想起刚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我甚至还有一丝诡异的微笑,似乎我并不在乎这样一样。

我想起我明天的日子,我忽然在接近黎明的时候再也没有一点睡意。

我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种煎熬,甚至比我没有过四级更让人觉得难堪和绝望,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去变回原样,没有下线就是这么让人如同深陷囹圄的无期徒刑犯。

终于透过蓝色的窗帘,我看见了光亮,天一点一点地变亮了。

宿舍的动静让我开始思考怎么逃避那些棘手的老师,毕竟不是每一个老师都不点名的,尤其是一个阿姨和一个博士,让我不禁有点战栗。我正钻在这个麻烦的乱麻中,忽然听见东西击打在皮肤上的啪啪声的时候,我总是幻想着我是变相怪杰,这样我可以去把这种声音变成识骨寻踪里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这并不是说我要kill这个发出奇怪声响的动物,只是我可以随意改变东西的形状而已。可是我不是,想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如果被这个动物发现了我,我会受到多大的伤害,我决定噤声不语。

我躺在床上,听见走廊上人走过的声音,最终,在8点半的时候变得静悄悄的。

我决定下床,找到我用来修眉毛的那个刀片,悄悄地走到洗手间,当我把盖在头上的床单放下时,我关上窗子,开始把那些恐怖的黑色的毛刮掉,我甚至有点享受这种把自己身上的这个东西,我想是不是我们的老祖先也像我现在这样把猿猴身上的毛全部挂掉的,可是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看看还剩下一格电的手机,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我用凉水开始冲澡,像掉进瓢泼大雨里一样,我蹲下来,大声的哭出来,我忽然有点庆幸,我依然可以用人类的声音存活,我想象着是不是我不能用人类的语言会让我变得更加绝望。

我在心里祈祷,希望可以在明天回复原状,虽然,我已经近乎绝望,可是我这人有一点好就是总在心里存在一点希望,无论什么,总是心存希望,无论好的坏的。

这一夜,我变得好多了,因为洗完澡,上床,还看了一点小说,日本人写的,叫渡边淳一,不怎么符合中国人的那种观念。

晚上却没有做梦,也没有焦虑,居然睡得安稳。

天亮了,可我还没有醒,虽然我是靠窗的位置,可是是阴面,阳光一点也射不进来,我看着窗外对面的阳光,忽然想起春秋时期一个人,是一个太监,但是也是一个绝世高手,叫,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人,而不是晋文公重耳,至少重耳还是平胸的怪孩子。忽然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陌生的声音,是猪的声音,真的,自从上了大学,就很少听见猪的叫声,小时候因为家里会养猪,所以总能听见家家户户喂猪时候猪欢快的叫声,可是这可是在大学宿舍呀,忽然听见猪的叫声,有点意外。可是我忽然醒了,居然没有听错。

我发现是我们宿舍的声音,没错。

摸了摸我身上的那些毛,都还在,我没有动静,我听见了哭泣声,不,是一个猪的哀嚎声。

我忽然想好好的大笑,或者偷偷的窃窃的笑,因为我终于扬眉吐气了,因为这只猪曾经那么的欺负和折磨我,人们总是说疼痛是在肢体上的,可是那段日子我的心都疼死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那种日子,我每天都诅咒,可是从来也只是诅咒,我没有想到这样这种事情却在我绝望的时候让我扬眉吐气了一回。可是而后我又忽然觉得应该厚道一点,或者说至少不应该幸灾乐祸一样。

可是,我还是觉得快感。

方块鱼发了条短信,问我是不是上学期在网上挂了篇论文,我说嗯,是。她说老师评分的时候用哪个什么机器,像捉漏一样的技术,发现你的文章和网上的一篇一模一样,老师很紧张,打电话给班主任,问怎么回事,可是后来她又有了新发现,说是这是同学自己写的文章,倒成了自己炒自己的全篇文章了,岂不可笑。可是我像我挂了文章倒是真的,可是那上面的首页都有我的照片啊,难道老师已经给我上了好几个学期的课居然毅然决然地不认识我,我心里既伤心又安慰,伤心的是为什么老师这么地轻率地相信网络和捉漏机器而不信任我,安慰地是我那么的卑微,自己努力让自己卑微的汗水没有白费。

这件事让我今天晚上很难熬,可是我却睡着了,不,动物还是需要睡眠的啊。

第二天是星期六,也是六一儿童节。

我有点兴奋,因为是儿童节啊,毕竟儿童节总是需要好多动物来给小孩子们快乐,这样,我就可以以一只卡通的熊猫出场了,虽然我不是一只熊猫。那只猪依然在昏睡着,手里还握着那只手机,可是近两天来我没有听见手机的响声,和猪的哀嚎声,我下床,开门,明目张胆的堂堂正正的走出宿舍楼,阳光真好,就是有点热,还有点饿,因为我在宿舍把我仅存的一点粮食都消灭光之后,我只能任凭肚子的抗议,而等待着,看来,上帝总是待我不薄的,至少在我饿死之前,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重见光明,虽然不是三天,而是一天,不一会儿,我就发现我错了,虽然不是三天,而是好多天。

校园里的人好多,我看着那些盯着我看的人群,有点胆怯,我忽然想起了巴雪,或者肖景,她三岁时候的大方,我潇洒的拉开一辆绿色的出租车,甩给司机20块钱,说去动物园。

动物园真是一个糟糕的地方,脏,超级脏,我站在动物园的门口,那些小孩子会不时的来看看,我大方地和他们拍照,我是不是地摇摇晃晃,似乎我就是免费的女招待,可是我不是,我感觉热,真的太热了,似乎要中暑了,我拿出我手里那已经湿透的50块钱,我看了看那卖冰棍的,我用普通话说大叔,我要一个冰棍,那大叔一愣,说只有雪糕,没有冰棍,我忽然想起来,冰棍是我们那得叫法,这儿不明白的。然后,发现那些可恶的毛,让我吃的很狼狈,我走进那山上去,树很多,倒是有一种奇怪的荒凉,虽然到处郁郁葱葱,我走到一块大石头上,正好有一段树荫,我停下里,靠在它的背面,有点后悔平时不怎么锻炼身体,现在累的要散架了,我居然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有点害怕,因为没有看见路灯亮的痕迹。怎么回去呢,动物园已经关门了吗,我心里正想着这些,忽然发现我的脑子一团糟,一切事情前前后后地乱煮在一口锅里,不知道产出了什么。猛然我的后脑一阵剧痛,我便昏了过去。

等待我的到底是什么,还没有等我想完这个念头,我就失去了意识。

昏昏沉沉的,看见一只兔子,它停停跳跳的,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那只兔子,看到一栋小房子,我赶紧跟了过去,里面有三只兔子,还有一件羊皮卷一样的兔子衣服,只见那只戴着眼镜的兔子说,这是一封信,是我们的公主写给爱人的信,可是现在我们却早已不知道公主是哪朝哪代的了!

我感觉外面有雨声,回头看,却发现我像梦游般坐在自己的床上,对面的床上方块鱼正在那里安静的睡觉,可是方块鱼的墙上却写满了我不认识的符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呆呆地看着,看着。

感觉眼镜晦涩,闭上眼睛。

听见嘈杂声,我醒了,再看看自己,果然不一样了,还在那块大石头后面,不过是旁边多了只猴子,可能昨天那阵剧痛是这个家伙制造的吧,我恢复了原样,可是我还是穿着睡衣,天已经亮了,我忽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只是心里暗暗庆幸,没有只穿最喜欢的内裤和吊带的搭配,我看看我手里,那五十块钱还在,倒是多了一串香蕉,那只猴子却不见了踪影。

我起身,出动物园,买衣服,回家,我心里这么想着,觉得无比的兴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