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格子原创]周大虾  

2010-06-20 23:31:41|  分类: 人物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一个听话的人......领导说这么办,我还有创造性思维——想还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我没有当官.......

——周大虾语录

除了上课,我几乎没有怎么和周大虾接触,不过,我想,我和58个同学一起见证了周大虾的真性情。

周大虾,第一眼看上去如他所说,不像一个老师,倒像一个研究生。听他说过,早些年,他年轻的时候,(虽然他现在依然年轻,大概是因为我们更加年轻吧,嘿嘿,仅仅个人看法)他刚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每天来给学生上课,总是穿着西装笔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老师,可是现在却倒觉得无所谓了,可是他的风格一向没有变,我想。

上课的时候虽然不经常开玩笑,几乎不大点名,甚至我们笑得时候也不多,但是他的课堂绝对不枯燥,倒是让我们每个人总是时刻屏息着,漏了东西,大概我会后悔,别人不详。他的观点鲜明,无论是课堂上的专业上的,还是社会上的政治上的。有时候我会觉得比起我们,他更加像传说中的愤青,有观点,有论据,有思考,有新东西。我喜欢上他的课,因为我知道可以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敏感,似乎在他这里没用,我想如果要用中国的那句老话来给现有的中国人分类的话,他属于第二类。差点忘了,那句老话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他对于很多人不敢涉及,尤其是搞政治或者想要搞政治得人所不会提及的,不敢评论的话题,提出自己的观点,无关乎政府,只是观点而已。不过,做一个敢在公众面前(不知道59个人算公众吗)敢说真话的人,这一点至少让我敬佩(我想即使是出了教室的大门,周大虾也依然会像陆小凤一样敢说真话)。

我现在在这里就不批判我们国家评职称的这个话题了,周大虾至今仍然是讲师,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年轻?应该不是吧,不过貌似那个时候评副教授的时候国家职称忽略了他的申请,他那个时候有点和平常不太一样,所以,周大虾是一个闹市区的大侠,不是陶渊明一样的大虾,虽然我不知道哪个大虾更加威风一点,不过我比较喜欢陶渊明一样的大虾,要知道美国课文上出现的四位中国名人的其中一位就是陶渊明啊(美国课本出现的四位中国名人是秦始皇,杨玉环,陶渊明,第四个忘记了)。虽然经过“对比分析”,我发现陶渊明式的那种大虾几乎就是真空罩中练铁布衫的蚊子一样,我放弃我的物质想象,但是我依然死守我的精神境地。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的原因,他很少点名,比起小青阿姨,我想也许并不是年龄原因吧。(这一点曾让我一度的丧失“底线”——没有去按时上课,总是迟到一会儿,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忍受不了自己的迟到了,这还要感谢小青阿姨,她做了一件估价我这辈子都困难忘记的事情)。对了,今天正好是父亲节,说说我看到的一个父亲。在运动场上,我和一个同学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候忽然想起了我爸。最近课间看见周大虾的女儿叫爸爸,过来,他回答的时候很温柔,虽然我们专业那天去上课的同学都笑了,我想大概在生活中他是一个温柔的人,或者说一个温柔的爸爸。

在一次公交车上碰到了他,我们居然坐在同一排座位上(开始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当时我紧张极了,有点不知所措,汗⊙﹏⊙b汗),我也忘记了我们谁先打破僵局了,不过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东拉西扯的,到了超市的那一站,我匆忙的下车。不过当我考英语的前一天晚上,他居然发了一条短信,叫我沉着冷静,这真是一个surprise,或者说amazing。(虽然目前为止,我不知道自己那天的发挥如何)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卑微的像黑板下的粉笔辉一样的人物,居然让周大虾记住我的考试,(最后我想明白了,因为我是最后一个nopassing的人,那倒是想让人忘记都难了,想明白了之后,我忽然觉得惭愧无比,在大学里,不但让我学会了卑微,也让我学会了惭愧),不过,我还是对周大虾的这条message感激涕零,至少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和婆之外,还有人没有忽略,(除了亲人、挚友之外),我心存感激(我想我会想刻在岩石上的感恩一样记住对我好的人,对我好的事)。所以,对于周大虾,我想他应该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他吧?!

不过,不知道这个学期以来,周大虾总会提前10分钟讲完课,然后让大家自己看,可是周大虾,我们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看什么,因为我们没有书,没有课件,只是睁着我们熬夜的眼圈盯着课件,所以这时候,我几乎处于一种无所事事或者和隔壁桌子的同学(一般情况是方块鱼或者小蕊同学)聊天,虽然也没有什么话题,可是我听见教室也总是嗡嗡,大概大家都有事情可做吧。方块鱼对于这一件事,似乎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她有时候会有点不耐烦。(我有点想不明白,因为食堂的饭也不怎么好吃啊,她惦记着食堂??呵呵,仅供娱乐)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样应该属于negative的一方面吧,虽然我们总是习惯找老师的毛病,从来大而化之地忽略自身的毛病,这个问题一度让我进入了进退维谷的羚羊境地(出自记不起来是初中还是高中的语文课本,在学“进退维谷”这个词的时候的那篇课文),不知道周大虾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