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格子收藏】林维作品。小镇  

2010-12-14 15:21:12|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目是格子随意加上去的,不过文章真的很好,至少格子觉得恬淡闲适却不落俗套的妙)

陽台上相遇後第三天,我和前夫看了一場張藝謀的『英雄』,可能事前兩人對這部片子的期待都太高了,以致於電影散場後,竟不約而同陷入短暫且尷尬的沉默,遽爾前夫哈哈兩聲說:「我想,這個候吃碗老張牛肉麵倒是不錯的idea。」
前夫是一個每次不小心說出來的話都很好笑,但真正要努力說一個笑話的時候,通常都很難笑的人。除此之外他在事業在生活上,倒是精明穩重學養豐富,因為工作旅行和其他緣故,他一直樂於、也享受他的單身生活。
『英雄』之後前夫飛到了羅馬,寄給我一篇饒富異趣、類似導覽遊記的e - mail,於是我們開始勤快的e – mail 往返,一個英文一個中文、一個學文的一個學工的,結果經常是雞同鴨講,即使是這些事也讓我樂不可支回味無窮,兩人的差距不經意創造了許多突兀的想像空間,以往我交往過的男人與我同質性較高 - 我們都是些既自私孤僻又不實際的傢伙,這些年折騰得我累極了,也許是該有一個不同的人,說不定能甦醒我些什麼。怎麼辦?我的出發點還是挺自私的。

其實我是個熱情而天真的人,冷淡只是我選擇的柔焦鏡片,意圖加強或降低人我之間的反差,一方面又使自我的影像保持清晰、產生柔和的光暈;而小鎮,不過是我的自戀變奏曲罷了。自戀亦有程度、需要、及表達上的不同,有的人需要很大的舞台和很多的別人來完成他的自戀,也有的人如我,只需要一個依山傍水的陽台及一盞不滅的檯燈,在不停的書寫中拼湊自我破碎的面貌,事情猶可反過來說,在我日漸明白自己的熱情與天真之際,我亦同步縮減那過於繁瑣虛幻的感情,且說孤獨,反倒維持了自我的澄靜與輕盈- 這跟玫瑰花必須定期修剪,似乎有那麼點異曲同工之妙吧?!

小鎮之前,我就是你在城市裡任何一個街口都會遇見的女人;面無表情,總也疲倦,然而每天我還是把自己弄得很忙碌,以逃避那些空虛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那也是個夏天,我才辭去了畫廊的工作,正在面試一個新的工作:一家藝術拍賣公司的公關經理,老闆在美國唸過書,跟我待過同一個城市,當我們講到那個美術館二樓、那幅幾乎有半個牆面大的米羅畫作The Birth of the World時,同時感動並無聲了一會兒,跟著,老闆問我理想的薪資是多少。正好桌上有個大計算機,我打了個數字給他,他接過一看,爽快的答應。這時我的手機響起,我說:「對不起!我出去接個電話 ─」老闆做出『請』的手勢,一臉笑瞇瞇的。再進來,老闆笑著問我:「什麼時候能來上班?」
「七月一號吧!」我亦笑答:「讓我再多玩幾天嘛!」
「那就七月一號見囉!」老闆追問一句:「這個價錢沒錯喔!」他把計算機又推到我面前。我不經意的一瞥:傻了!剛剛我打的數字明明是6,眼前卻是個"看妳怎麼辦的5"。
我心裡迅速轉了一圈,暗想:這老闆打的是什麼主意?只是要減我一萬塊錢還是測驗我其他的品性?誠實?協調性?小不忍則亂大謀?還是?職業道德?
我只想了一下,隨即笑著對老闆說:「我剛剛打的不是這個數字。」
「妳打的就是這個數字。」老闆面不改色地說。
「喔?是嗎?」我笑著起身,「糟糕年紀大了,忘性比記性強。」一邊拿我的皮包一邊伸出手來:「陳老闆,很榮幸認識您,您這兒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想當然爾,七月一號我並沒有去上班,一個月一萬塊要買我的忍氣吞聲要賣他人格,算了!我還是不要讓兩個人都難堪吧!
這事令我對自己有了個浪漫的想法;也剛好在我四十歲、需要做個人生大清倉之際,巧的是,幾乎在同時內,我老是看到蘇東坡『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這個句子不斷地出現。如此一來,我更是心安理得的晃啊晃的,晃到了這個小鎮,並出乎意料地住了下來。

小鎮原本是個漁村,曾是熱鬧繁華的商港,再早一點,鎮上有一條鐵路,人們坐在老火車上靠著窗,一路經過稻田經過河邊的紅樹林,去到更熱鬧繁華的市中心。
如今老火車已是少數人的記憶,自從小鎮有了一條又快又乾淨的捷運以後,小鎮很快恢復了昔日的繁華;以前是港口,現在是觀光盛地,每到假日來自各地的人擠得小鎮水洩不通。但小鎮居民卻樂得很,房價飆高不說,連商機都無限地令人眼紅。
街上的店舖原本很鄉鎮規格:破舊而簡陋,即使是一個牙科診所,猛一看我還以為是侯孝賢那樣的導演借來拍戲的場景。
那樣古老的小鎮業已隨著老火車轟然走遠了。

剛搬來小鎮的時候我的確難掩興奮,因為我看到生活裡一點一滴滲透進來的變化;我會花很多的時間去散步去看麻雀和水鳥,安靜地坐在不同的天色裡,什麼都不想。
不久我即發覺自己的需要越來越少、日子也隨之越來越有味兒了,時間對我似乎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了,我只消抬頭看看太陽或月亮的位置就再也不需要錶。
急什麼?我告訴我自己:「妳又哪裡都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