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转载小说】银杏 银杏(爱有来生原文小说Ⅳ)  

2009-10-05 18:42:1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我想到一事,道:“阿九,阿九是那个帮派的是不是?”

  

   那僧人抬头看看我,却没有惊异的神色,他缓缓地道:“你都猜到了。偏生是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阿九是那个逃出去的小儿子的妹妹。”

  

   我低声说:“他们都是有预谋的。”

  

   他道:“是啊,这场争斗自我遇见阿九的那时起就注定要输了的。”

  

   “只是,我和哥哥的分手却也给他们造成了可乘之机。”

  

   他顿了顿又道:“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哥哥去了以后,我跪在他身边,呆呆地注视着他的脸,豪迈豁达的哥哥就这

  样去了。我心中想起了往年每当赏花时节,哥哥骑着马从山道上奔驰而来的情景。

  他的马鞍上都插满了花,身后的随从也抱了满怀的桃花,马鞍上还悬着两个大酒瓮,

  风过处哥哥纵情地大笑。那些花纷纷地飘落,仿佛是给他的笑声震落似的……”他

  的眼里满是泪光。“后来呢?你报仇了没有?”我轻轻问。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蓦地跳起身来,抱起哥哥身边的**,冲出去,黑暗中,

  泪流了满面,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杀了他们报仇,等到得外面,却是一片寂静,

  空无一人,不知何时他们已撤走了。我持着**,指天咒地,喉咙叫哑了,也没有

  一个人回答,我跑遍了庙外的四周,只有废墟上伏着几个哥哥的卫士,他们都已死

  去多时。我持着枪,单腿跪了下来,一转头,却见阿九已不知何时到了这里,一双

  眼睛怔怔地注视着我,我看着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她想伸手扶我起来却又不敢。”

  

   “她知道你这辈子是恨她入骨了。”我低声暗叹。

  

   “那时我还没知道她的身份,我只道她还是阿九。”他苦笑。

  

   “我只道她可怜我,我转过脸去,要她走,她不动,还是那样怔怔地看看我,

  虽然我见不到她的脸,可是感觉得到,可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天亮时,哥哥的一小支人马找到了这里,哥哥派出去求援的人根本没有到达

  山上,等他们得到信息匆匆赶下山来,半路上又遭到伏击。他们拼死冲到这儿,已

  折损了大半人马。山寨……山寨也给人破了。”

  

   他低下头来,月光下只见他的黑色僧袍袖在轻轻地抖动着。

  

   “后来呢?就这样结束了?”我轻声问。

  

   “结束,就此结束倒也……”他自语道。

  

   “天亮了,我站在那棵银杏树下,我仿佛不会思想了,可分明总看见那山道上,

  从黑马的身后飘下大片大片的桃花。”

  

   他声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可阿九呢?”我问。

  

   “哥哥的人一进庙门,就认出了她。”

  

   “认出了她?他们以前见过?”

  

   “不,哥哥的人晚上刚和他们这一帮打了一仗,火光下,对方首领那个小儿子

  飞扬的脸大伙儿都瞧得清清楚楚。他们,他们是一对孪生兄妹啊,无论是谁一见面

  就会知道。”

  

   “哥哥的人抓住了她,她也不反抗,带她到银杏树下,可她的头高高地昂着,

  我起先不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瞬间,阿九又用那种令我心寒的眼光看着我,

  忽然我什么都猜到了,想起哥哥,我心中一痛,便说不出话来。

  

   “她忽然侧过脸去,低声道:”你什么都知道了?‘“我点点头:”哥哥他,

  最后跟你说了些什么?’“她一怔道:”我答应他不告诉你的。‘“我还是重复道:”

  说了些什么?’她不作声。

  

   旁边哥哥的手下人忍不住喝骂起来,可她像没听见一样,那时太阳还未出来,

  朝霞满天,映在她的手上、脸上,她仿佛被太阳刺了眼睛一般,闭上了眼睛。

  

   “‘你哥哥他,比你聪明得多,从你带我回来的一天起,他就怀疑我,可是你

  很粗心,从不觉察到这一点,你哥哥只觉得我身份不明,但他察看了许久,没见到

  我有害你的意思,可他从来没有放松过。’”‘这么说,还得多谢你手下留情。’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干地在笑。

  

   “‘谢倒不必,’她冷冷地一笑,‘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真心待你,我一直在

  找机会,我的爸爸和一个哥哥都死在你们手里,开始时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可慢

  慢地我长大了,我要看着你们也被消灭干净。我要你们也尝尝那种到处流浪的生活。

  我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就是你。’她的声音低沉下来。

  

   “所以你从来不肯说话,所以你专等在那条瀑布旁,等着我这个傻瓜上钩。”

  我苦笑。

  

   “‘你不傻,不过那时你太年轻。’不知怎地,她的声音分明温柔起来。她轻

  声说:”你哥哥尽管很机警,可人有犯错的时候,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太照顾你,

  太多为你考虑,所以尽管他怀疑我,可是始终没告诉你。‘“’是,是,我是个大

  傻瓜。‘我喃喃地说着。

  

   “‘前天我偶然探听到你哥哥赏花时常走的那条路,就通知了我哥哥……’她

  蓦地抬起头来,平静地说:”你哥哥生前要我答应,一定要让你活下去,要保护你

  周全,这一点我算是做到了,哥哥他们答应网开一面。‘“’网开一面,不怕我多

  年后东山再起,再来报仇。‘我嘲笑道。她缓缓地摇头:”不,你不成的。你不像

  你哥哥,你的性格中缺少一种东西,没有它,你不能统率群豪,你哥哥就有。再说

  你哥哥当初没赶尽杀绝,也是他的功德,一命换一命……’她咬了咬嘴唇道,‘我

  告诉我哥哥,他若杀了你,我也不活了。’“我仰天大笑,而笑声连我自己也听得

  出来,那简直不是笑,倒像是一只受害的野兽在嗥叫。

  

   “我蓦地止住笑声:”你救了我,哈哈,你救了我,哈哈,多谢多谢,‘我躬

  身向她连连作揖,’他杀了我,岂不正合你心意,你不活,你为什么不活?‘我这

  样笑,她都看呆了,她奋力挣脱抓住她的手,周围的人也不阻拦她。她扑到我面前,

  想抓住我。我用力一甩,她跌在地上,我冲她吼:“你可怜我是不是?不活,你为

  什么不活?骗人!你到这时还想骗我,真是可笑之极!’”我骂得她很厉害,她也

  不说话,她怔怔地看着我,那眼神我到今天也忘不了,她低声说:“你不相信我。

  ‘”我哈哈大笑,斜睨着她:“相信你?相信你什么?是相信你一直在保护我,还

  是相信你是个大好人,你处心积虑地害我大哥是为了我好,哈哈,相信你?’”她

  脸色变得煞白,垂下了头,她缓缓地转过身去:“你肯定是不肯带我走?‘她的话

  语中充满了失望之意。

  

   “我冷冷地道:”带你走?我还得求您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呢。‘我那时肯定

  是疯了,说出那样刻薄的话,连我自己都几乎不能相信。

  

   “她不作声,却靠着银杏树缓缓地跪下去,我看不见她的脸,但我似乎听见她

  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怪不得你怨我,‘她依旧背对着我,’我知道你恨透了我,

  连看我一眼也不愿意……可是……‘“’今生今世我们走的路都错了,时间不对,

  路也不对……可来生,来生我会……等你。‘她的声音越来越轻,终于没有了,她

  靠在银杏树上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我开始时不理她,只是冷笑,可是越到后来,不知怎地,我的心却莫名地恐

  慌起来。

  

   “忽然只听得旁边有人惊叫起来:”血……她……‘“我再也顾不得什么,凝

  目向她看去,只见她的足边汪着一摊鲜血,那血还不停地从衣襟上滴下来,滴在银

  杏树的树干上,渗进了黝黑的泥土,那时太阳初升,灿烂的阳光照得一树绚丽。

  

   “在那一瞬间,我心中一片茫然,我忘了发生过什么事,也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我脑子里只是空白,空白,无边的空白。”

  

   他的声音沙哑着,“她死了,谁也不知道,她身边还藏着一把刀。这把刀,她

  本来准备用来杀我的……她什么都策划好了,只是没料到她自己最后会真的爱上我。”

  

   “你也喜欢她?”我轻声问。

  

   “不,”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凝目仰视着那清冷的月亮,“开始几天,我都不

  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她害死了大哥,我恨她,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做了许多个梦,

  总是梦见她那样微微笑着端一杯茶,跨进门来,总是梦见那照得一树绚丽的银杏树,

  我喊她,她却不回答,我猛地从梦中醒来,那一刹那我清清楚楚地认识到,原来她

  在我心中是那样深,不管我恨她,或者是喜欢她,如果让我选择一次轮回的机会,

  我会选择跟她呆在一起。”

  

   “后来为什么没有?”

  

   “等我明白这一点,再去追她,已经晚了。”他平静地说,可是难掩心中的伤

  痛,“她以为我仍在世上,便急着进入轮回,再入人世,她认为我会在上面等。”

  

   “可是你下来找她了?”

  

   “嗯,”他微微点头,“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进入轮回道,我恐怕……今后再

  也找不到她了,这一念之差,唉,这一念之差,可能会使我们错过千百万年,才有

  一次相逢的机会。”

  

   “那你怎么办?”

  

   “我?我守在轮回道的附近,我总觉得也许有一天她也忽然回来,如果我再走

  了,可能又生差错。”

  

   “可是她不是上来了吗,如果她忘了她前生的事怎么办,她怎么知道你在下面

  等她。”总觉得有些事忍不住要问个明白。

  

   “不,她会知道的,她会知道的……”他喃喃地道,忽然他凝目注视着我:

  “她也许会忘了,可我一见面就会认出她,就算她忘得太多太多,可在她心里总有

  一种深切的思念,我感觉得到,也许……也许她会到这儿来。就算她忘了她说过的

  每一句话,许下的每一个诺言,可我会永远记着,只要她哪怕在无意中说出多年前

  曾说过的一句话,我就知道她没有真的忘记,有一天我会等到她。”

  

   我傻傻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说:“她多年前说出的一句话?”总觉得什么地

  方不对,而眼里的银杏树却不再黝黑,仿佛闪跃着阳光,那照得一树的亮丽呵。

  

   我是谁,我是谁。是谁的血,一滴滴渗入树根的泥土,是谁的眼睛忧伤地凝视

  着我,是梦着,是醒着,是前生,是今生?回过头,却见那僧人,微笑地注视我,

  眼中却隐隐闪着泪光。

  

   那是谁?那个僧人?那棵银杏树在叹息……满山谷的桃花啊,那样多,那样多,

  是谁在桃花的小径上缓缓下马?清冷山水?哪儿来的清冷的水纷纷溅在我脚上。

  

   灯光下,好暗的灯光啊,院内的银杏树叶仿佛在叹息着,茶已凉了,茶已凉了。

  

   “喂,你等我,你等我一下,我们约好的,要等……”

  

   我听见自己在大叫,那个黑衣的僧人却缓缓地远去,他忧郁地俯视我,我知道

  他再也不会来了,再也不会来了。

  

   早上醒来时,自己却听得阿七在院中惊叫,急忙赶出时,只见院中那棵极古的

  银杏一夜之间竟枯死了,而太阳初升,照得一树绚烂。我一低头,泪水不禁流了满

  面。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