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转载小说】银杏 银杏 (爱有来生原文小说Ⅲ)  

2009-10-05 18:38:48|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如惊醒一般,勉强一笑道:“不,不是我忘了,你……你不会懂。”

  

   “是。”我嘘了口气。

  

   他坐到石椅上,支撑着头:“几十年来,那一幕情景每时都在我眼前出现,只

  是……阿九……”他沉吟着。

  

   “阿九?是个女孩子?”

  

   “是,跟你朋友的名字阿七很相似是不是?”他苦笑,“只是她们是两种完全

  不同类型的人。”

  

   “你知道我是谁?你猜不到的。”他的眼睛闪亮,不等我回答,他又接着道,

  “五十三年前的今夜,这儿曾发生过一场枪战。”

  

   “是帮派亲兄弟内部火并?”我脱口而出。

  

   他突然站起来,哑声道:“你……你记起来了。”他困难地呼吸着。

  

   “是啊,早上阿七刚告诉我。”我不解。

  

   “哦,是阿七,她知道什么,她不知道。”他又缓缓地坐下,低声叙述着。

  

   “那场枪战,双方都拼得差不多了,唉,也是劫数啊。”

  

   “他们这一帮是由亲兄弟两人共同掌管的,哥哥弟弟都是这周围远近有名的枪

  手,兄弟间非常友爱,哥平时为人豪放无羁,而弟弟完全是一介书生。

  

   “这山城有一个古习,春天三月初五,是一个赏花节,每到这天,全城的人都

  出城去野地里看桃花。他们这一帮派虽在山上居住,但到了这天,也不例外。哥哥

  每年都带着随从出去游玩。赏花买醉,过了午夜才回来,弟弟那时二十出头,也不

  爱这种热闹地方,每次都只在山上打猎。”

  

   “可是有一次……”僧人停了下来,脸上露出追忆之色。

  

   “弟弟上山打猎,是追一只鹿,不知不觉走到山的那边,山的那边是大片大片

  的桃树林,那时节正值花盛时节,开得煞是灿烂,桃树边是倾泻而下的瀑布,弟弟

  看见了一个女孩子正坐在溪石上看书……”

  

   “是阿九。”我低声道。

  

   “是阿九,很平凡很简单的故事是不是?”僧人平静地说。

  

   “后来,弟弟就把她带回去了。”

  

   “那很好啊。”我道。

  

   他不答。过了一会又说:“阿九不愿意走的,是弟弟硬把她带回家的。”

  

   “你不会知道的,弟弟是一个帮派的首领,很骄傲,又很气盛。他喜欢征服一

  切,他想得到阿九,就把她抢回家了。”

  

   “抢回家后,日子久了,阿九也就不闹了,不过从不说话。”

  

   “弟弟一直以为阿九是住在山里的平常人家的女儿。弟弟找她的住处,那儿空

  无一人。”

  

   “他很爱阿九。”我问。

  

   他摇摇头,“不,他起先只是喜欢阿九,但他平时并不很注意她。他太忙。”

  

   “过了几年,弟弟越来越不喜欢山上的那种生涯。终于和哥哥分道扬镳了。他

  不愿别人再认出他来,也为了他平时造的孽,他出家当了和尚。”僧人停了下来。

  

   院子里一时寂静无声。

  

   他转过脸来,微笑道:“我就是两兄弟中的弟弟。”

  

   我点点头:“想来应该是这样。”

  

   他凝视着那棵银杏树,“我现在还记得,那座庙宇是什么样子,在这儿,是在

  这儿,这棵树与多年前简直没什么两样,那时月亮照着这地方的情景也是一模一样。”

  

   “那么阿九呢?”

  

   “阿九?我走时并没告诉她,在一个晚上和大哥告别了之后,就下山来到这儿,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独自找来了,仍然不肯对我说一句话,问她,赶她,她都不回

  答,只是陪着我住在这儿。”

  

   “她喜欢你?”

  

   “开始时,我也以为是这样,可是你不懂,你不知道的,你看见她的眼神就知

  道了,冰冷的,偶尔一露,我就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恐惧。”他出神地看着月亮。

  

   我惊呼了一声:“怎么会呢?”

  

   “她恨我,开始时我不知道,后来我才慢慢知道,我一直对她很好,唉,阿九。”

  

   “直到有一次,那一次的夜晚也像今夜一样,月亮很亮,我在佛堂内,她进来

  送了一杯茶,也是这样的茶叶。”他指着石桌上的茶杯。

  

   “那时我心情很差,一挥手就把茶杯推下地去。她默默地蹲在地上拾碎片。我

  忽然觉得很后悔,拉她起来,她不作声,却哭出声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

  她哭了很久,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从那晚以后,我们过了一段很快活的日子。我

  仍是过着出家人的生活,她平时操办饮食,不过她不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觉得很

  开心。”

  

   一时间他没继续说,默然了许久,忽然问我:“你昨天还不是担心欢乐不长久

  吗?那时我也隐隐地觉着了,但没这么强烈,我总觉得有什么事将发生,而我和阿

  九相处的日子不会长久。”

  

   “这一天终于来了,那一天的早上,我刚做完早课,阿九从外面进来,端进来

  一杯茶,看看我,轻声说茶已凉了。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她说话,不由得听得

  呆了。她却温柔地笑了一笑。我不知说什么才好。”

  

   “火并?是啊,大家都这么说。”他的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的微笑。他忽然转过

  脸去指着身后的银杏树说:“那天早晨,阿九便是站在这棵树下面的。她,她端一

  杯茶进来。”他的声音低沉起来,然而又飘飘荡荡地像午夜里檐下的蛛丝,湿润而

  没有着落之处,他停止了说话,怔怔地凝视着银杏树下黝黑的所在。

  

   我沉默地看着他,那个阿九就这样在他的心里,一直这样,几十年来,从银杏

  树下的阴影里出来,对他温柔地微笑着。

  

   “后来怎样……”我问。

  

   他仿佛惊醒了一般,定了定神,恍然地道:“那天又是一个赏花的节日。那时,

  我和哥哥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此时见到他忽然冲了进来,不免吃了一惊,哥哥浑

  身是血。他在出山的时候遭到了另一个帮派的袭击,这个帮派已消失了很久。多年

  之前曾和我们有一场拼斗,结果他们的人马都损失殆尽。他们的头领父子俩都在这

  场争斗中死去,听说只逃掉了一个小儿子。那是他还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而我哥

  哥是我们这一帮中最年轻的首领。谁知道隔了这么多年,这个帮派却又大举前来。”

  

   “哥哥随身带来的人马不多,回去求援的人又迟迟不回,只好边打边逃,可是

  通往山寨的路都被他们堵住,不知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

  

   他轻轻叹了口气,“那时这个庙外有一堵很厚的围墙,也不知什么原因,反正

  很久以来就有了这堵围墙……。”

  

   “我扶了哥哥进来,庙外只有几个卫士守着,可庙周围全都是那个帮派的人。

  哥哥靠着我,看着窗口外面,半晌,他叹了口气,低哑着喉咙道:”不成啦‘,他

  凝视着我:“看来还是你聪明,抽身得早,否则,像我今天……’他说不下去了,

  匆忙转过脸去,可我分明看见他眼中有泪光一闪。

  

   “我紧紧握住他的手,却说不出话来,他低声道:”想不到我们兄弟俩草莽一

  生,却落得如此下场,只是……,连累你。你抽身得早,这一切你本该逃过的……

  ‘我不说话,他轻轻拍了拍我的手,沉吟着。“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明知是多问,可忍不住说。

  

   他微微摇头:“庙外都是他们的人,这座庙不会支持很久的,我们又不能冲出

  去求援。起先大家都还抱着一线希望,盼望求援的人快点回来,可时间一点点过去,

  大伙的心也一点点往下沉,那次,从早上打到下午,眼见得太阳落山了……?他又

  停住了说话,仿佛沉入了那场悠远的枪战中去。

  

   “哥哥伤得很重,可还是勉强支撑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枪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可是他们并没有走,我们这座庙里只剩下哥哥、我、阿九和两三个卫士。阿九点燃

  了油灯,哥哥看看我,又看看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时我们心里都明白,今晚是

  肯定逃不过去了。

  

   “哥哥挥了挥手,要我出去看看外面的卫士。

  

   “我正在墙里察看敌人的动静,却听得庙内阿九蓦地惊呼了一声,我担心哥哥

  伤势有变,来不及说什么,便向内一冲,只见庙里漆黑一团,想是阿九失手把油灯

  掉了。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急得叫大哥!大哥!黑暗中听见大哥哼了一声,

  我大喜,急忙摸到他坐的椅子边,这时却有灯光一亮,阿九己从怀中掏出火,重新

  点燃了油灯,灯光下却见大哥手按着胸口,地上全是血,他向我笑笑,向着灯光抬

  起手,只见他手上也全是血,我扶着他,忍不住流下泪来。他低声安慰:”大哥是

  不成啦,你要活,要好好地活。‘我紧紧握住他的手,生怕会忽然间就……我强忍

  着泪道:“是,大哥,我给你报仇!’他摇了摇头,低语道,‘说什么报仇?’蓦

  然间,他眼中厉光一闪,抬头向着阿九,盯着她,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句地说:”你

  要答应,让他活下去,活下去。‘突然间他那样憎恨地盯着阿九,阿九碰到他的眼

  神,不知怎么却突然打了个寒噤,也许是我看花了眼,也许只是灯火摇晃了两下。

  可是哥哥的那种眼神我永不会忘。我心中暗叹:大哥神智都有些糊涂了。今晚人人

  都难以幸免。人人身不由己,只凭老天爷的安排,而阿九一个弱女子又怎能……我

  叫了声大哥,他瞪了我一眼,摇了摇手,仍向着阿九道,语气却温和下来:“你答

  应的,是不是?’话虽是求恳,但却隐隐充满了威胁之意,目不转睛地盯着阿九的

  眼睛。阿九的脸变得煞白,许久她缓缓地点了点头,大哥简短地说了句,很好……

  话刚说完,却突然身子一侧,从椅子上滚下来,我大惊,急忙扶住他,他睁眼看看

  我就去了。”

  

   四周一片寂静,风也没有,银杏树的树叶也不再轻轻地响。

  

   我杯中的茶也不知何时已喝完。我握着冰冷的茶杯,怔怔地坐着,一时两人都

  不作声。

(未完,请看下一篇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