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料的博客

they are my stories :-)

 
 
 

日志

 
 

【原创】走路看梨花  

2009-04-14 23:08:11|  分类: 颜料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3日

学校的喷泉开了,格子和跳跳虎 穿过那条还不能称为林荫道的树木之间,中午的阳光想要告诉我们什么是太阳,看着那垂死的鸟儿一般挣扎的喷泉,跳跳虎骂了句:死鸟,格子抬头看了看图书馆上面的大钟,正午12:00整。

2:00

行政法,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老师,跳跳虎、美少女、格子、方块鱼、还有小小,坐在一排,老师问学生能看见幻灯片上的字吗,跳跳虎叫道:不能啊不能啊,你这个》》》白痴却让人的耳朵不能感受到的程度。老师开始讲课,格子开始给他们每一个人发了一个小小的草莓味布丁。这时,可爱的老师说:我们现在讨论一下行政程序法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方块鱼站起来了,大声说:“老师,至少你提前一天告诉我们议题,现在让我们怎么讨论呢?”格子一行人笑的倒在各自的怀里,美少女的头几乎点到自己的脚面上了,接着讲台上出现了第一个吃番茄酱的人,她的第一句话是:在我们这个传统的封建制国家里,全场轰动。

4月9日

ZZ说我们准备去丰县看梨花,美女们准备去吗?ONLY雀跃的样子好像是赶着投胎的小鬼,鬼,美少女傻傻的沉溺在五彩连珠的手机游戏中,方块鱼开始给她的BF发短信,满眼的小女人的幸福感,杨说时间定在4月11日凌晨3:55,凡看了一眼这些歪在椅子上的人们,转身离开,剩下的人作鸟兽散。

4月11日 凌晨 3点

美少女开始像一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下床,接着格子就被吵醒了,ONLY从蓝色的飘着星星的窗幔里探出头来,像冬天正午时分的猫头鹰。方块鱼面无表情的爬下来,接着是美少女在洗手间制造的美少女式的轰隆隆的水声,新的一天开始了,可是似乎是从睡眠开始的。

与此同时,凡被杨的手机吵醒,凡看了看杨的手机,在心里骂了句TMD,让后起床打开窗子,天空很黑,没有一点星光,也超乎寻常的冷,杨睡眼惺忪的爬下床,其他人理科被一阵吵闹的重金属撞击了耳膜,不得已的起床令。

同时,电话发挥可作用。

格子挂上电话,,显然格子的寝室伙伴们还没有从睡眠中醒来,方块鱼像是临近寒冬的茄子,美少女对着镜子,手里的剪刀在自己的发梢练习刀法,跳跳虎没有起床,意味着放弃机会。ONLY的脸上却找不到一点雀跃的样子。可是现在时刻:4点。

Hey gygs,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因为我们楼下那个自称魔术师的麻瓜,ONLY开始给美少女额前的发喷上矿泉水,方块鱼给美少女的脸上敷上了几块碎冰,完美的化妆,脸色苍白,恰到好处,格子负责敲门,阿姨,请开开门,我们宿舍的一个人病了,我们要去医院,阿姨,阿姨~,阿姨抓了钥匙,看都没看格子一眼,开了门,美少女的笑容变的让人难以接受刚才的苍白,一切顺利,短信告知ZZ一方人。

4月11日 凌晨 4:35

北门。

向西,庞庄街道、庞庄立交桥、柳新镇、郑集镇、黄集镇、敬安镇、河口镇、华山镇、沙河、凤鸣镇、丰县。 

走了不远,凡的车前胎爆了,车速就慢下来了,紧接着,ZZ的车主轴断掉,没法控制方向,还好有篮子可以扶着勉强掌头。格子他们停下来,开始步行,坚持到敬安镇时就开始“大修”了:杨的前胎里扎进一条十几厘米长的钢线,补上了;ZZ的车主轴找了家修汽车的店给焊接住了,可最后还是他自己修好的。其余人也趁机在旁边的超市转了转,一切准备好了,又打听了看梨花的地方(当时已经无意哪里了,有花就行),在北边的什么沙湖、什么华山。 

没交通运输方面的阻碍了,全速前进。当途中经过一亩梨树地时,ONLY兴奋的喊了出来,虽然数量及其至少,可相见恨晚还是加深了她们要抵达丰县的决心——为了满足那慕名的期望。 

沙湖到了,这一行人停下车来搜寻着要看到的惊奇,就只是一个湖,公园的样子,休息了许久后继续前行。他们知道,现在已没退路。 

到了丰县,才发现梨花盛开的地方不在县城,距离20公里。这些人有点绝望了,天也快黑了,加上中途耽搁的时间,她们不得不找一个物美价廉的住宿的地方,ZZ建议通宵上网,ONLY没有兴趣,格子和方块鱼中立,美少女雀跃着问能视频上网吗,凡鄙视的眼神意味着同意。

4月12日

阳光好的一塌糊涂。

乘车。

梨花。

坐下还没有绿的草坪,格子开始打量这些老树,格子忽然想起一个关于老树的故事,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说一对恩爱的夫妻,却没有逃过生死的轮回,第二世,妻子选择了丈夫院子里的一棵梨树,每每看着丈夫,梨花盛开,可是丈夫的第二世却因为喝了忘情水而毫无记忆,妻子想到丈夫为了争取让自己第二世轮回为人而接受了判官的条件,喝了忘情水就让妻子有轮回为人的机会,但是主要意见还在于妻子,妻子知道了,清明梨花盛开,没有风,丈夫却发现梨树像是流泪一般不断的落下梨花雨。

方块鱼开始给她的BOYFRIEND发彩信,发那些美丽的梨花。ONLY似乎疯了一般拉着阿七的手,在梨花之间穿梭。脸上表情陶醉。阿七看到ONLY的眼睛里似乎装满了梨花一般,阿七说ONLY,去站在树上,我给你拍照,ONLY顺从,可是时间似乎因为ONLY的掉下静止了,ONLY正好掉在阿七的身上,阿七吻了ONLY,ONLY一直闭着眼睛,可是ONLY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在阿七的脸上留下痕迹,阿七爬起来,走掉。

凡、ZZ、杨、方块鱼开始打牌,格子替补,美少女继续沉溺在五彩连珠中。

3:00

格子手机响了,是一个会议的通知,返回。

ZZ还为了这次的出行写了纪念。

 

 

后附:ZZ的纪念文章。

题目: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这是一件值得记忆的事儿,更是一件对自己有教育意义的经历。 

矿大(南湖)北门; 

八个人(杨,凡,ZZ,阿七,方块鱼,格子,美少女,ONLY); 

五辆车; 

去丰县参加第十届梨花节(这时看到宣传后才知道的)、看梨花。 

那是清明节前几天的事儿了,ZZ提议去丰县看梨花,反正清明三天也清闲,好奇的就答应了;随后,其余人不知不觉的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终于熬到了那天,记得去那个地方的前一天晚上,闫兄特意来学校住,并提醒我们早点睡(养精蓄锐)。 

早*点被闹钟叫醒,我们稍做准备后在校北门集合,买了卷饼暂时填填肚子,边吃边驾车。每个人都雄心壮志,知道目的地,却不知道具体路线,更不知道有多远(听说很远)。 

就这样,我们沿校北门一直往西走,有转弯的地方就转过去,也就是往北走了,有个大坡,下去后再走点时间就到了九里区,当时还是问了路才知道我们仍在徐州市内,路人得知我们是去丰县看梨花时立即答复“骑自行车···那不可能”,在徐州待过的人知道这句话讲出来的意味,我们不曾理会。而后,经过了中央晚景拍摄基地、孤山、九里湖(风景不错,在此逗留)。 

出关了(徐州西北方),一切正常,继续前行··· 

我们沿途经过了以下较大的镇区(徐丰金线S322):庞庄街道、庞庄立交桥、柳新镇、郑集镇、黄集镇、敬安镇、河口镇、华山镇、沙河、凤鸣镇、丰县。 

途中,杨的单车最先出现毛病,但当时已经上了省道(S322),就那样坚持到了郑集镇,在那里我们停留一个小时,但补给了体力,修“好”了车,买了路上用的东东。 

走了不远,凡的车前胎爆了,车速就慢下来了,紧接着,凡的车主轴断掉,没法控制方向,还好有篮子可以扶着勉强掌头。那时,其他两位远远超过了我们三,可以说我们是三个人骑三辆单车。坚持到敬安镇时就开始“大修”了:阿张前胎里扎进一条十几厘米长的钢线,补上了;阿七的车主轴找了家修汽车的店给焊接住了,可最后还是他自己修好的。我们也趁机在旁边的超市转了转,一切准备好了,又打听了看梨花的地方(当时已经无意哪里了,有花就行),在北边的什么沙湖、什么华山。 

没交通运输方面的阻碍了,我们全速前进。当途中经过一亩梨树地时,我们兴奋的喊了出来,虽然数量及其至少,可相见恨晚还是加深了我们要抵达丰县的决心——为了满足那慕名的期望。 

沙湖到了,我们停下车来搜寻着要看到的惊奇,就只是一个湖,公园的样子,休息了许久后继续前行。我们知道,现在已没退路。 

S322-7 、S322-17···S322-57、S322-67··· 

从出徐州踏上省道的那一刻到丰县途中,一直有一些警示牌和距离提醒标志伴随着我们。 

下午6点,到达丰县地界后才知道梨花不是在县城举行,而是在距县城20公里之外的李寨。惊奇、高兴之余又不免失望,长途跋涉到的目的地没能即刻满足我们焦急的心情。 

我们决定第二天再去看梨花,眼下最主要的是住宿和饮食。决定找家网吧过夜,是雅虎网吧。但从晚8点开始,于是,我们找了个小吃店吃了晚饭。回到网吧,开始通宵。 

时间失去了知觉,睡眠也被屏蔽了。我们平均睡眠时间不足2小时。 

这一夜,匆匆而过··· 

把5辆车连锁起来,我们找了个面包车,每人5元车费。到半路时,司机才告诉我们梨花节的主会场不是李寨,但那里也有大片梨树地,并建议每人再出3元送到主会场,我们诅咒他! 

而当到了所谓的李寨时得知还要走4里路才能看到梨花。走就走呗,大风大浪都走过了,何区几里之遥。 

终于终于,到了。 

大片大片的老年梨树,梨花开满枝头,好像就只是为恭候我们的到来才开的这样洁净绚烂,她们静静等待我们的亲吻。倾尽我们的心情,将这些“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物儿赏玩至极,恨不得摘几枝携于身边,可她不是长久之物,也不忍心采摘。除了梨花,路边摆着各种小摊,但还是有特色的——卖梨。在这个最终的目的地停留了半小时之久,似乎这些未能满足我们的期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回到丰县县城,商量着怎么回去,租车还是骑车?最终还是决定了。准备了路上吃喝的东东,我们原道而回。 

显然轻松了很多,但个个却像是泄了气的球,或是因梨花节未满足期望,或是因骑车确实累了点,或是其他什么的顾虑,或是··· 

回来的路途感觉很短,决定故地重游——去郑集镇吃板面。又花费了一个小时,继续赶路了。 

在柳新镇和郑集镇之间的途中,胡兄的车爆胎,花费了半个多小时。还好快到家了,我们又来到了沙湖,不过这次是下午的湖光靓颖,赏玩许久、继续赶路。 

过了庞庄立交桥,庞庄街道,进入了徐州市区。 

又是九里区,孤山,外景基地,以及垃圾似的空气坏境。回家的念头引领着单车的痕迹,飞奔的车轮朝那个归属滑去。但振子的车又坏了,我跟他一起慢速前行,享受着长途跋涉后的酸楚与欣喜。 

知道阿帆打电话问我跟振子在哪里,我们才感觉到快到学校了,那时她们三个已经回到宿舍,已是下午5点多。 

和振子告别,他回家了,我回校了。 

中国矿大,我们回来了,南湖的学子们,我们来了。 

后记:也许有人会嘲笑我们,坐车也就是花20多,两个多小时到,来回一天之内可以赏玩的地方,我们却脚踏单车,花了两天的时间拜访了一番。但这趟来回长达160KM的路,又有谁能体会它途中每一米甚至每一厘米的感受,那些我们撒过汗、留过影的风景,那些我们同绝望、同徘徊的抉择,那些我们迷过的路、问过的人,那些我们累过、喜过、忧过的柏油路,以及那些我们用意志、恒心、狠心以及不妥协的决心和信心画上的句号。 

所以,我曾不止一次的提到:我们是当代的阿甘,徐州将被我们征服,徐州被我们征服了。 

现在想想,人生何其短暂,留一两件往事,值得珍藏的经典,值得用真心储藏的回忆,并为之骄傲,那是没有相同经历的人们不会得到的。 

世界上的路不是没有,但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并到达目的地是需要一步步亲身涉足的。感谢同路的兄弟,让我们都不再迷茫,让火焰不会熄灭,让困难化为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